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投稿 | 广告联系

文学频道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文学 - 正文
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
时间:2016/12/23 23:25:52  点击:1591  来源:网络转载   作者:yunhai2

   穿越界限的身体

  Hot Pink曾出现在1978年旧金山同志游行的八色彩虹旗上,代表性权。2016年8月15日,95后独立女摄影师吕蕊开始了以此为名的摄影计划。

  如今,“撸管”、“打飞机”不再是男性专属的自慰话语,女性的身体欲望表达也无法再被忽视。Hot Pink计划以自慰为切入点,拍摄采访不同种族、宗教、地区、年龄、自我认同、性取向的女性,意图通过黑白人体摄影和第一人称口述,来记录女性对身体的探索。这是其中制作完成的5篇。

  一、我的“天性”

  这个故事来自于一位80后跨性别女性丝丝。她将她的故事命名为“我的天性”,寓意为天生赋予的“性”。

  这是她手术之后第一次面对镜头展露自己的身体。从生理男成功转变为一名女性,她付出了异于常人的代价。
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
  “我永远忘不了那个‘铃铛的缝隙’,那是小学二年级左右,我第一次看到女性的下体。为什么我们会不同?我试探着,想从别人的口中得到些什么,但是没人能给我答案。为此,大概一年后,我开始对着镜子,尝试用涂改液涂在平平的位置,凭借印象,用笔画出女孩下面的样子。这是我的秘密,一个不知如何说出口的秘密。”

  “在我国,人们因性色变的年代,匮乏的性教育,让人们不断地摸索、实践,为此也付出过很多惨重的代价,这才是最危险的‘游戏’。即使什么都不说,多样的性行为依旧会在社会上出现。如何面对人类与生俱来的需求,逃避是最好的选择吗?如何少走弯路,这是需要人类智慧去思考的事,而不是一句害羞,就可以回避的。挡在人类智慧面前的,是面子、是舆论。”

  ——丝丝自述节选。

  二、Gender Blender

  这个故事来自美国的一位变装秀女演员Ennis.F.W.。她将她的故事命名为“Gender Blender”。Ennis.F.W.希望观众们可以从她的“变装国王”角色中看到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结合,而不是单一的男性气质。当“变装皇后”在亚文化圈泛滥时,她希望“变装国王”能得到更多普及。
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
  “‘像男人’是我最常听到的评价,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纯粹的褒奖。相反地,‘女人也可以具备男性气质,女人也可以做到这样一件事’是我成为变装国王的初心。所以每次在秀场演出时,我会突出我的表演细节,比如让手部动作更加夸张,表现一种强烈的决心。”

  “变装文化并不是将二元性别划分开来,而是通过这样一种表演形式去调侃刻板、二元的性别文化,与主流文化相互对立,但我觉得它的意义不止于此。男同、女同、跨性别者、性别酷儿(编者注:Queer)、黑人、白人、天主教徒、犹太教徒、穆斯林等等都可以赋予变装自己的内涵,不需要遵循社会的任何规则。这对我来说,是一件关乎反叛与自我价值实现的事情。”

  ——Ennis.F.W.自述节选。

  三、和自己的游戏日常

  这个故事来自一位台湾的在职医生小妙。她将她的故事命名为“和自己的游戏日常”。作为多年在台湾社会致力于LGBT社群的性别平权人士,她不仅大胆尝试多元的情欲实践,也积极发掘传统异性恋的情欲脚本、从中反思更多性别角色,体会形形色色的人生面相。
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
  “对我来说,身体与情欲的探索是一个人很生活化的游戏。我有一个关于身体的小游戏,在自己的身上描绘地标。从指间到锁骨直至身体各处,用一个微观的视角看身体,就成了高低起伏的活动地貌,随着我自己的视线游走其中。我很享受这样的日常。”

  “我喜欢能获得更多羞耻感的脚本,虽然没有到SM愉虐的程度,但是面对一些强暴脚本,代入其中看到那样的‘自己’被玩弄,我会很有快感,但于精神而言,如果某个强暴脚本发展到足以让你联想到真实的社会事件,揪心的感觉会大过快感,无法享受其中。”

  “我开始反思,那些我反对的、我想要打破的,其实本身也存在价值,所以才会存在于历史的演进当中;不管是自然形成的也好,还是统治者有意塑造的也好,TA是不需要道德去枷锁或者进步的理念去批评的,TA就是生命的一部分。就如同我在戏剧中的学习,对于许多经典角色的诠释,被很多人认为是“刻板的”,但是那些生在1930年代的人,可能当时就承接了一切刻板在身上。其实TA和你是一样的,不过生在了那个时代。”

  ——小妙自述节选。

  四、内世界,外世界

  这个故事来自一位中年跨性别女性呱呱(化名),今年36岁的她在河南省一个三线城市的事业单位担任文职,除了简单的褪毛手术,她从未接受过性别置换手术,甚至也几乎不用激素。

  内心是女性,而身体却是男性,这种身心不符一直延续至今,因为现实和性格,呱呱选择承受。她把她的故事命名为“内世界,外世界”,激励自己努力走出来,不再关起门独自哭泣,努力改变生活,让自己幸福,也为他人带去温暖,达到内世界和外世界的统一。
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
  “我想要的,是被当做女人来对待,不论爱上我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意识愈发强烈。然而,极端的在乎会造成极端的不在乎,既然不能成为女人,对于男性形象,衣能蔽体就行,我不会在意自己要穿什么,反正穿什么都不会是我想要的。我唯一能做到,就是在男性装扮里,不那么阳刚,尽量不让自己的裤裆鼓起来。”

  “我讨厌男性简陋突兀的器官,也曾尝试过一些很极端的探索,比如‘马眼刺激’,用非常细的竹丝插入马眼(尿道开口处)试图获取快感,但是尝试过后非常痛苦,还引发了一些炎症。从那之后,自慰这个行为对我来说,满是负罪和肮脏感,尤其是高潮过后下身有射精反应,全身毛孔舒张分泌汗液时,让我感到无比的肮脏。”

  ——呱呱自述节选。

  五、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

  这个故事来自一位90后泛性恋跨性别女性漫画家清浅(化名),她将她的故事命名为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,这是她创作漫画《子非鱼》的初衷。

  今年5月,清浅赴泰国接受了性别重塑手术,这是她术后第一次在镜头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故事。从开始的尝试,到喜欢上去做另一个自己;周末扮成女生去遥远的城镇旅行……而如今,她成为一条真正的“鱼”。
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Hot Pink:穿越界限的身体(组图)

  “在我浑浑噩噩的中学时代,最先激起我兴趣的是《乱马1/2》——一本在一堆废书里翻出来的漫画。故事讲了主人公乱马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池子,只要被冷水浇到,就会变女生,热水浇到又变男生。当时我家没电脑,上网吧也没想到搜变身漫画什么的。于是,‘乱马’这个期待,被我深深地藏在了心里。”

  “‘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’这句话是我在高中语文课本上看到的:庄子和惠子一起在濠水的桥上游玩,庄子觉得水里的鱼儿游地悠然自得,说明它们此时很快乐,但是惠子说:‘你又不是鱼,怎么知道鱼是快乐的呢?’”

  “你不是我,你永远不知道我所遭受的痛苦,也理解不了我想追求的幸福,而我,却永远成不了真的鱼。”

  ——清浅自述节选。

  摄影师简介

  吕蕊,95后独立女摄影师,本科大四在读,关注性与性别文化。2016年8月策划发起名为“Hot Pink”的女性主义题材摄影故事集,希望女性视角能为人体摄影领域提供一些思考。

  (来源:界面新闻)

热 门 文 章

关于浙同 | 管理团队 | 广告合作 | 在线投稿 Copyright © 1998-2011 浙江同志-有情地带·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15135号

联系合作QQ:94703636